当前位置:主页 > 交笔友 >

【交笔友】博学,懂音律,喜欢动漫

6-15笔友推荐1

 

山东省-济南市

 
1995-02-18 单身  男生
 
小生顿首。闻听足下无恙,幸甚至哉。 不知何人会收到这封信。 我是有所期待吗? 然而我还期待什么呢?明知不可为而为之吗? 那我又在期待着什么呢? 以前玩炉石的时候期待有人能分享我的微不足道的喜悦,可好多年过去了,我终究明白那是奢望。炉石终究是一个披着网游的单机,一个零社交游戏,无法和什么农药吃鸡一样,注定是远离社交的。 于是从一开始就没变过。 记得小时候,我曾经向别人学习单人纸牌,玩游戏的前提也是一个人能够玩的下去。 这是写进骨子里的孤独感。这是无法改变的事。 可,本该认命的我,明知道有些事注定无力改变的我,是不是还是想反抗一次呢。 可我又不是没反抗过。 当年那么义无反顾,明知不可而为之,可最后呢? 还不是被现实打了一个耳光。 本以为自己是盗火的英雄,谁知自己到头来是个扑火的蠢蛾子,烧的遍体鳞伤,在别人眼里却是一个大大的笑话。 匪兕匪虎,率彼旷野,吾道非邪,吾何为于此。 我却不敢说什么不容然后见君子。 失败一定是自己有问题。 可,我还有多少真心能够燃烧呢。 怀着希望飞翔,然后重重的摔在地上,那巨大的失望我无力承受,这就是所谓的命运么,自己的不幸也无非只是自己的罪孽罢了。 喜欢不过是盲目,我就算知道你没有多好,可还是义无反顾的想和你一起走到最后。这么浅显的道理谁都知道。可我就是偏执的认为,你一出现,世间所有的颜色,都暗淡无光。 你就是我的最美的群青色,胜过那传世的千里江山图。整个江山都不及你的一分一毫。 这是何等的偏执与狂妄呀。 并不是所有的东西都可以靠年轻气盛可以撑过去的。只是当年的我不懂。 经历了一段直子与渡边式的感情,我真的没有信心自己能够经营好下一次。 那种传说中的爱是不存在的。 自以为深情款款,可又能大得过霍乱时期的爱情里的主人公吗? 可他的爱情,也配叫爱情? 讽刺呀。 休洗红。洗多红色浅。

  • 关注微信公众号

猜你喜欢

微信公众号